第905章 我胆子一向大_混在皇宫假太监
艾泽文学网 > 混在皇宫假太监 > 第905章 我胆子一向大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905章 我胆子一向大

  “外戚乱权,自古都有,但我不能因为在这个位置,就绝了陆家子弟从政的心。”

  “这对他们不公。”

  “可一个家族,不可能皆是明事理的,总有几个想走捷径。”

  陆璃顿了顿,“这就需要威慑了。”

  李易点头,知道此事不需要他出手。

  “李易。”

  “嗯。”见陆璃唤他,李易应了声。

  “手。”

  手怎么了?李易低头,接着腼腆一笑,“不小心走神了。”

  陆璃白他,“好色之徒。”

  “晚上腾个床位?”李易圈住陆璃的纤腰,也不反驳,头枕在她肩膀上道,这个颜色,他就是柳下惠,也控制不住。

  “明早得早朝。”陆璃往后靠,窝进李易怀里。

  “就一次,娘子,你最好了。”李易眸子湿漉漉,可怜巴巴的看着陆璃。

  陆璃笑睨他,终是没说什么。

  “对了,太傅让你晚上去一趟。”

  “他请。”

  “这还差不多。”李易抬了抬下巴。

  陆璃轻笑,让李易给她念奏折,这种轻闲的时光,她很喜欢。

  待了大半个时辰,李易才离开。

  林姌屋里,芸娘拿着棋子,落下后认了输,回头得问问李易,她是不是哪招着这姑娘了,棋风属实凌厉,大有撕碎她的架势。

  “清月。”林姌侧了侧头,示意该她了。

  “你可饶了我吧。”萧清月穿着针线,压根没过去的打算,跟一个纯发泄的人下棋,还是很耗神的。

  “有些口干。”见林姌看自己,芸娘毫不犹豫的跑了。

  “我屋里没茶?”林姌挑眉。

  萧清月望她,“瞧你把人吓的,我让太医给你开些舒气的药。”

  林姌撇嘴,“陆璃呢?”

  “她哪如我们这般闲,一堆政务。”

  “看这样式,不像是给自己绣的。”林姌瞅着萧清月手上的料子,“也不像给大宝小宝。”

  “嗯,给李易。”萧清月回的干脆。

  “他倒是不怕累着你。”

  萧清月浅笑,“又无需赶,哪里会累着。”

  “歇会吧,我回自己屋,晚些再来陪你。”

  萧清月说完,将针线收拾了。

  林姌拿起块糕点咬了口,真就个个绝色,也不知道他怎么哄骗的。

  待一屋,居然半点排斥都没有,脸上的亲近和善意,实打实,没有半点虚假,那混蛋,真就挺有魅力。

  享齐人之福,有点权势就能办到,但后宅和睦,极难。

  地位越高越不可能,不给自己争,也得给孩子争。

  李易作为一国之君,按理后宅是明争暗斗,你死我活,孩子更是有命怀,没命生。

  可实际情况完全相反,萧清月、唐歆没欲望就算了,温媱、盛芸也都安于现状,该吃吃该喝喝的,别说争了,她们连想都不带想。

  也就唐艺梦有名心思,嗯,她想做贤妻良母,试图以厨艺强势征服众人,就是厨房经不住她折腾。

  “林姑娘,林二公子来了。”

  林姌手里的糕点落下,撑着身子就要下床,侍女忙按住她,“姑娘,仔细伤口。”

  “姌儿。”林劲人未到,声先至。

  “江晋是怎么照顾人的!”见林姌身上裹着纱布,林劲怒气瞬间上涌。

  “我自己摔的。”林姌几乎想也没用的开口。

  “自己能摔成这样?”林劲显然不信。

  “踏空,摔坑里了。”

  林劲一愣,“你身体弱,但眼睛没问题啊。”

  林姌满心的喜悦算是散了个干净,“晚上黑!”

  “姌儿,二哥不是说你眼瞎。”林劲挠头解释。

  “喝茶吧。”

  这话题再继续,林姌怕自己会把林劲轰出去。

  上下打量林劲,见他气色红润,眼睛光亮有神,林姌一直担忧的心放了下来。

  “婉儿呢?”

  林劲看了看左右,随口问。

  “你觉得江晋会把人放我身边?”

  “也是。”林劲点了点头,“那小子最是狡猾谨慎,哪会给你们联手的机会。”

  “姌儿,他待你可好?”

  林姌吹了吹茶水,有些许晃神,李易待她好吗?衣食看,确实好,其他方面……,貌似也不算差。

  就是偶尔可恶,在这儿,她比在将军府还自在。

  “姌儿?”

  “二哥,他待我不差。”林姌低语。

  “二哥在,别委屈自己,咱们不是非在他手底下讨饭吃。”

  “那你平日吃三碗。”李易站在门口,斜视林劲。

  “王八犊子,满嘴谎言!”林劲二话不说扬起一拳。

  “二哥。”林姌下意识出声。

  李易抓住林劲,就准备一个过肩摔,结果被撞开。

  三碗饭不是白吃的,林劲被拘在院里,没别的事做,他就成天练,并且越练越上瘾,身手突飞猛进,已经不是以前能比。

  李易神情凝重了一分,这些人是不是背着他吃了大力丸?

  怎么都跟蛮牛一样了!

  这特么以后还怎么相处!

  伸手入怀,李易药粉一撒,林劲想屏呼已经晚了,不多时就软倒在地,他眼睛瞪着李易。

  李易笑的纯良,打架是不好的行为,这院里每样东西,可都是他亲手布置的,打的狠了,少不得要损坏。

  李易的武德只留给远不如自己的。

  “还是这么无耻。”林姌斜李易。

  “你二哥先动手的。”李易把林劲拎上椅子,随手拿起块糕点。

  “帮忙倒杯茶。”李易冲林姌嚷。

  “不就几步远。”林姌白李易,提起了茶壶。

  “美人添茶跟自己倒能一样?”

  李易掀了掀下摆,在椅子上坐下,目光看向林劲,“你现在吃我的,喝我的,住我的,还敢动手!”

  “再有下次……”李易眸子转向林姌,摸了摸下巴,眼底是意味不明的光。

  “我……弄死……你!”林劲喘着粗气,费力抬起了手。

  “我胆子一向大。”李易冲林劲挑眉,“所以你要克制好,你要克制不好,我说不定就一个冲动……”

  林劲抓着椅手,恨不得捏爆李易的头,混玩意,敢觊觎他妹妹!

  林姌翻白眼,她二哥就是好吓唬,她神志迷乱,李易都没趁机占便宜,现在就更没可能了。

  “再胡言,信不信我赖上你,搅的你后宅鸡犬不宁。”

  李易让糕点噎住了,半天没敢再吱声。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aizew.com。艾泽文学网手机版:https://m.aizew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